首頁
    |
    資訊

    從大清重華宮茶宴到新中國茶話會

    編輯:一抹陽光

    “重華宮茶宴,始于乾隆間。自正月初二至初十日,無定期。嘉慶間,多以初二日舉行?!?/p>

    這是文獻中關于大清重華宮茶宴的一條記錄,信息量不多,但是把我們帶入了封建帝國以茶為紐帶的“非正式政治集會”。說它是非正式的,是因為它并不是朝廷嚴格典章制度中規定的機會,而參與者多是朝廷的重臣和皇帝身邊的知識分子。

    重華宮茶宴的作用原本是搭建一個君臣之間非正式的溝通渠道,就是平日里不好講的話,可以巧妙的借助這個平臺去表達。君臣之間,喝喝茶,吃吃茶點,然后談談心,可以對去年做做總結,可以對未來作些展望。說到底,和后來共和國的新春茶話會有點類似。

    但是,發起茶宴的乾隆是個很喜歡個人秀的人,在茶宴上喜歡寫詩,讓群臣來和他的韻。一來二去,重華宮茶宴就變成了一個拍馬屁的平臺。喪失了“非正式政治集會”的作用,后來也就慢慢沒落了。茶宴中的茶品、點心、話題離國計民生越來越遠,封建文人的屬性越來越強,茶是越喝越精細了,但是話題也越來越高端(局限)。

    以茶為主題搭建“非正式政治集會”平臺在古典封建帝國時期,運營得最成功的還是陶澍。他以安化黑茶為主題,通過寫茶輸出自己內心的想法,“猶如汲黯戇,大似寬饒猛”,自比汲黯、寬饒,將自己在御史任上的委屈與理想都一股腦兒傾吐了出來。很多人把陶澍的那次茶會定義為文人雅集,但是真正對比前后的史料去看,那場活動的精神格局要遠遠超越普通的文人雅集。因為陶澍面對茶的視域已經從陸羽身上溢出,他更深層次的理解到了茶和國家民族的關系。中國茶,是具有很強的民族性特點的。所以,每年新春茶話會,不管是從中央還是到地方,都是不錯的做統戰工作的平臺。

    新中國的茶話會將茶本身放得很輕,更注重的是以茶為紐帶搭建起來的一種對話平臺。茶話會一度和民主生活會、組織生活、團建這類活動高度重合。這仿佛在延續“非正式政治集會”的作用。茶話會的重心不在“茶”,而在于“話”,表達什么很重要。這是發揮了茶在社交場景下務實的精神!事實上,文化、政治、經濟都需要這種務實的精神。

    回到茶上,有人說我們當代茶人丟失了那種唐宋神韻,這本質上是忽略了那種圍繞茶的務實精神。我們的偉人及開國元勛們,都是喜歡喝茶的,口味各異而已。周總理和西湖龍井有很多佳話,朱德、陳毅,這些有點詩情畫意的元帥們都留下了一些關于茶的詩篇。只是不再是唐宋時期士大夫筆下高高在上的樣子,更多的是貼近群眾,發表最樸素的觀點,抒發最淳樸的真情。

    在所有紅色革命遺址上,從紅樓到嘉興紅船,從井岡山到瑞金,從遵義到延安,從西北坡到北京,每一個紅色會議的桌子上都擺放著茶杯。從1921年到2021年,100年崢嶸歲月走過來,茶、話、會,融入了更深的革命情懷。

    ?來源:洪漠如 修業茶百科,信息貴在分享,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

    買好茶 上茶窩 正品保障 品類齊全
    查看

    推薦閱讀

    評論

    6條
    精彩
    茶友們吉祥
    學習一番
    謝謝分享
    哇塞喲
    發布失敗,請檢查您的輸入。
    您還沒有登錄
    點此登錄 取消
    6
    爽爽婬人网视频